首頁 > 財經 > 財經要聞

              GEEP:將資源環境算進經濟 用生態指標重塑GDP

              2018-08-27 09:59:41 中國新聞周刊

                GEEP:用生態指標重塑GDP

                GEEP是“經濟生態生產總值”的簡寫。

              資料圖:江西70兆瓦“漁光互補”光伏電站氣勢恢宏。 中新社記者 王劍 攝
              資料圖:江西70兆瓦“漁光互補”光伏電站氣勢恢宏。 中新社記者 王劍 攝

                王金南說,從理論層面,GEEP核算體系更能反映區域的可持續發展狀態。

                “可以作為技術指南進行參照和導引,以及作為地方政府政績評價的參考指標。”

                近日,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公布了綠色GDP核算3.0版本《中國經濟生態生產總值核算研究報告2015》。

                報告提出了一個概念,GEEP,即“經濟生態生產總值”。該課題負責人、中國工程院院士、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院長王金南告訴《中國新聞周刊》,GEEP是在國內經濟生產總值(GDP)的基礎上,扣減人類經濟生產活動產生的生態環境成本,加上自然生態系統提供的生態福祉。

                以2015年為例,當年中國GDP為72.3萬億元,生態破壞成本為0.63萬億元,污染損失成本為2萬億元,生態系統生態調節服務為53.1萬億元,加減之后,得出當年GEEP為122.78萬億元。

                根據報告公布的數據,GEEP核算體系對于生態面積大、生態功能突出的省份排序有利。因此GEEP全國排名與GDP排名相比,變化幅度較大。北京、上海、天津、河北、河南等省市的GEEP排名相比GDP排名降序幅度在10位以上,而內蒙古、黑龍江、云南、青海、西藏等省份的排名則上升了10位以上。

                王金南說,從理論層面,GEEP核算體系更能反映區域的可持續發展狀態。“可以作為技術指南進行參照和導引,以及作為地方政府政績評價的參考指標。”

                1.0版本:曾被要求不公布核算結果

                將資源環境因素反映在國民經濟核算體系中,并不是新創意。早在2004年3月,原國家環保總局和國家統計局就啟動這一項目,對各地區和42個行業的環境污染實物量、虛擬治理成本、環境退化成本進行了核算分析。

                2006年9月7日,原國家環保總局和國家統計局兩個部門首次發布了中國第一份《中國綠色國民經濟核算研究報告2004》。時任環保總局副局長潘岳說,這次核算得出的結果雖不完整,但也足以令我們對現實全貌有所估計,環境危機正在越來越嚴重地制約經濟發展。

                當時,環保總局和統計局表示,將進一步擴大核算范圍,完善核算方法,逐步形成中國環境經濟核算報告制度。北京市、天津市、重慶市、河北省、遼寧省、安徽省、浙江省、四川省、廣東省和海南省十個省(直轄市)也開始進行綠色GDP的核算試點研究。

                2006年底,參加試點的10個省市區的核算試點研究工作全部通過了環保總局和國家統計局的驗收,但只有2個省市公布了核算結果,個別試點省市還曾向環保總局和國家統計局正式發函,要求不要公布本省的核算結果。

              資料圖:祖孫倆在塞罕壩機械林場內玩耍。中新社記者 楊可佳 攝
              資料圖:祖孫倆在塞罕壩機械林場內玩耍。中新社記者 楊可佳 攝

                之后的十年,國家沒有再公布過綠色GDP的核算研究成果。

                王金南認為,當時綠色GDP核算研究是新生事物,無論是從方法學、數據質量控制、數據可比性等方面都存在很多問題。從這個層面來說,它并不是一項成熟的東西,從研究到一項制度之間需要走很長的路。

                而政府部門之間對這個問題的看法也不太一致,包括技術和制度層面的分歧,有時還涉及話語權的問題。另外,“地方政府確實也不太喜歡這個東西,有的地方GDP(增長)本來有9%左右,但按照綠色GDP的標準一扣,留下的GDP增速就下降了一大截,給地方的政績造成了很大沖擊”。

                排名的起落

                2015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關于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中強調,要以自然資源資產負債表、自然資源資產離任審計、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和責任追究等重大制度為突破口,深化生態文明體制改革。

                不久后,環保部宣布,將重啟綠色GDP研究,被稱為綠色GDP2.0版本。

                與1.0版本相比,2.0版本最大的區別在于,除了計算生態環境退化成本,同時還進行生態環境效益核算(簡稱GEP),即對生態系統每年提供給人類的生態福祉和環境質量的改善效益進行全部核算,前者主要包括生態系統產品供給服務、生態調節服務、文化服務這三個方面。簡單說來,就是1.0版本在GDP的數字里做“減法”,而2.0版本,則是增加了為GDP做“加法”的核算。

                根據2.0版本的核算結果,GEP最高的前五個省份分別是內蒙古、黑龍江、西藏、四川和廣東,海南、北京、上海、天津、寧夏則排在了末尾。

                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核算研究中心副主任馬國霞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在進行2.0版本的研究時,綠色GDP和GEP是兩套單獨進行核算的系統。為了能進一步統一,課題組提出了3.0版本,即GEEP綜合核算框架體系,在GDP的基礎上進行加減計算,使得生態系統和經濟的關系能更科學、全面地得到反映。

                王金南如此形容:“1.0版本反映的是金山銀山,2.0版本反映的則是綠水青山。而3.0版本就是金山銀山加上綠水青山。”

                根據3.0版本的核算,2015年,中國GDP為72.3萬億元,扣除生態破壞成本的0.63萬億元和污染損失成本的2萬億元后,綠色GDP是69.67萬億,另外加上生態系統生態調節服務的53.1萬億元,最終得出當年GEEP為122.78萬億。

                具體在每個省來說,GEEP核算體系對于生態面積大、生態功能突出的省份排序有利,反之則不利。

                廣東是其中最特殊的,2015年GDP排名第一,72813億元,GEEP也排名第一,93907億元。四川和貴州在GDP和GEEP中的排名也都沒有變化,分別都是第6位和第25位。

                其他不少省份的排名都經歷了大起大落。比如北京從GDP排名第13位降低到GEEP排名第24位,上海從GDP排名第12位降低到GEEP排名第22位。天津、河北和河南也分別從GDP排名第19、7和5位降低到GEEP排名第28、17和14位。

                內蒙古從GDP排名第16位上升到GEEP排名第2位。黑龍江從GDP排名第21位上升到GEEP排名第4位。云南、青海和西藏也分別從GDP排名第23、30和31位上升到GEEP排名第11、19和10位。

                鹽田試點:將GEP納入考核

                2015年,在重啟綠色GDP研究這一年,安徽、海南、四川、云南、深圳、昆明、六安市等七地開展了綠色GDP2.0的試點工作。各試點地區均取得了較好的成效,尤其是在GEP探索研究方面。

              資料圖:塞罕壩林場
              資料圖:塞罕壩林場

                時任深圳市環境科學研究院生態所所長、現任深圳中大環保科技創新工程中心有限公司總工的葉有華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事實上,深圳市在之前就已經開始探索如何在GDP中量化生態資源的消耗。在了解到GEP的概念后,深圳市鹽田區提出了“城市GEP”的概念,即除了自然生態系統為人類福祉所提供的產品和服務價值之外,另外還有通過城市規劃、城市建設、城市管理等方式對人居生態環境進行維護和提升所創造的生態價值。

                因此,深圳市作為綠色GDP2.0核算試點,按照1.0版本和GEP這兩套核算系統進行試點核算。而鹽田區則進行區一級的GEP單獨核算,并對環保部的算法進行了本地化的改變。

                鹽田區環境保護和水務局副局長許潔忠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們認為,GEP核算實際上就是將城市生態功能“價值化”,為藍天碧海、青山綠水、公園綠地、河流湖庫、近岸海域等生態資源貼上“價格標簽”,建立生態資源“賬本”,每年同步核算GDP和GEP,對生態環境進行量化考核。

                而在這個過程中,首先要做的,就是核算生態物質產品和生態服務的功能量,然后對生態產品與服務進行定價,計算每項產品的經濟價值與服務的生態價值,最后,將一個地區所有的生態產品與服務價值進行匯總,得到一個地區的生態產品與服務的總價值,也就是這個地區的GEP。

                在建立GEP的地方核算體系之后,鹽田區進行了更進一步的嘗試,將GEP納入了規劃、決策以及最終的考核體系中。

                許潔忠介紹,在《鹽田區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三五”規劃》和《鹽田區生態文明建設中長期規劃(2013-2020)》中,GEP的內容均有所體現。比如,在后者中,就提出了具體的GEP發展目標,到2020年,預期數值是1125億元。

                鹽田區還將GEP作為項目環境影響評價的前置條件。換言之,某個項目立項之前,需要考察該項目是否能帶來GDP和GEP的雙提升。

                對政府部門而言,更為直接的影響是,GEP具體指標和工作內容被納入了鹽田區的生態文明建設考核和單位績效考核。目前,被考核單位共有45家,覆蓋了全部黨政機關、區直單位和街道辦,有專門的評審團進行評審。在評審表中,每個單位年度生態文明考核任務及城市GEP措施落實情況,占據了70%的分數。

                以鹽田區發改局的GEP目標為例,2015年,區發改局在大氣環境維持與改善方面,取得了51.21億元的價值,在節能減排方面,取得了1.08億元的價值,二者合計總價值為52.29億元。因此,區發改局被要求在2016年負責完成GEP的相關指標總價值不低于52.85億元。

                這個指標被分解成一項項工作任務下發,包括加強港口節能減排、大力推廣新能源公交純電動化、推進LNG拖車改造、將生態文明理念融入鹽田區發展規劃等。

                許潔忠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鹽田區的這套GEP核算體系已經在惠州、河北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等地復制推廣。

                深圳市也在幾個月前召開市委常委會,建議將鹽田區的GEP核算體系在全市各區(新區)推廣。

                事實上,GEP能被各地方接受,與其進行生態效益核算是分不開的,即在GDP的基礎上做加法。而當年曾被部分試點抗拒公開數值的綠色GDP1.0的算法,則是在GDP的基礎上做減法。

                如今,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最新公開的GEEP核算方法,既有加法又有減法,但對不少省份來說,排名的降低則是十分直觀的沖擊。

                葉有華認為,將這套最新的核算體系納入到政府的考核體系,是完全有可能,也是完全有必要的。

                “這套核算體系還不完善也沒關系,不應用、不實踐是不可能完善的。核算方法是國際國內通用的,問題在于怎么在管理上合理化,需要體現當地的發展狀況。第一年,技術指南發布,可能會引起爭議,接下來幾年進行完善,慢慢就成熟了。”

                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院長王金南說,從理論層面看,GEEP核算體系更能反映區域的可持續發展狀態。不過,從研究角度來說,這套核算體系距離嚴謹的核算制度建立還有很大的距離,“但可以作為技術指南進行參照和導引,可以作為地方政府政績評價的參考指標。”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徐天

                《中國新聞周刊》2018年第32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激情性爱视频全集黄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